“我是一个柔弱的女伦嗷呜~”

2010/02/12 17:05
 标题是骗人的。
 真·标题:与小说人物撞名的话就活不下去了啊KUSO!
 把几章看下来……我只想说,“天冷,为朕添衣”…………
 吾名(扶额)……
 郑重声明:我对该文作者及本文毫无意见!只是针对我的名字随便吐吐槽而已!



“哦。”女生把瓜子收起来,问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啊?”
(女生把瓜子收起来问女孩女生把瓜子收起来问女孩女生把瓜子收起来问女孩女生把瓜子收起来问女孩……绕口令咩……)

女孩听了,也不回答,只问她:“你呢,你先说啊?”

“我姓王,我叫王梓汐。叫我梓汐吧,这样我还可以变得“仔细”些!”梓汐和仔细确实很像。但是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冷。
(我觉得冷到西伯利亚的草泥马都内牛满面……)

只听王梓汐又补充:“桑梓的梓,三点水加个夕阳的夕。”女孩听罢只想,名字哪个字我总会清楚的,为什么说那么多。不过那个女生既然这么说,我也告诉她吧。
(我这个人就是多嘴多舌的,不好意思啊……m(_ _)m)

“嗯,王梓汐,很好听的名字。我叫龙昔泠,昔日的昔”
(谢谢!///=-=///)

“是灵动的灵吗?我很喜欢这个字。”龙昔泠还没说完,王梓汐便好奇地问。

龙昔泠看了王梓汐一眼:“不是,是清泠的泠,三点水加一个命令的令。”

“哦,泠泠作响的泠啊,也很好嘛!”说罢,她碰碰龙昔泠的胳膊,笑着说:“从现在开始,我们算是朋友吧。”
(我虽然是班里语文第一,但是也没有爱炫到这个地步……话说“算是……吧?!“算是……吧”?!)

龙昔泠一怔,心想这么快就能交上一个朋友吗?便向韩梓汐不解地眨了一下眼,刚想说点什么,可是被一阵寂静噎了回去。
(到底是还是啊!)

王梓汐坐好,龙昔泠也静默下来,全班的气氛如同死尘飘荡在河岸。

(……纳尼?)







“嗨!”是王梓汐的声音。就在她身后。

龙昔泠转过头,微侧着脸颊,淡淡地说:“哦,你又分到了我后面啊。”(我也好想在得知中了乐透的一刹那,“微侧着脸颊,淡淡地说”:“哦,又中了啊。”……)然后,她望着王梓汐,久久后,露出了一个清新的,淡雅的笑容。犹如腾空而起的溪水,清清凌凌的飞去,飘去遥远的地方(我看不懂啊!!)


怎么形容王梓汐呢?是一个很明朗的姑娘,双眉优雅,眼角灿烂,目光充满梦幻的色彩,五官端正。头发一个马尾,垂垂而下,乌黑而飘逸。
(……………………对比myself,我眼神都死了……我一定要在日后的每次自我介绍上带着YD的笑容填上“目光充满梦幻的色彩”这一句……啊不对那是在发春吧!!)

这就是王梓汐,但是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







“昔泠,你和我一起走吧,你住哪边?”是王梓汐的声音。她走过来提着伞把,友好的对龙昔泠说。

“我往右边走,可是我现在不想走,你先走吧!”

“我有伞啊,我们称一把,我也往右边走。”

“我真的不想走,现在真的不想走。”龙昔泠皱眉说,然后看着倾盆大雨,又说道:“王梓汐,你先走吧,你要是不想走,就也留下来。”
(整个人趴在小泥洼里把你鞋上的狗屎舔干净求求你了好歹能不能跟我一起走啊?!)


她真的不愿走,因为她不爱和别人挨得那么近,挤在一个小小的空间下,看不清前方的路,望不见身后走过的行迹,瞧不清来往而又匆忙的车,只为了躲避那层叠的乌云,和无心落下的雨。

“那真遗憾,我走了!拜拜。”是啊,谁愿意留下来陪伴他人?当然还是顾着自己先回家。
(问题是……陪你留下来有事情么?你他X的只是留在原地思考狮虎兽如何通过交配繁衍后代而已吧陪你留个P啊他X!)

龙昔泠也淡然说了声:“拜拜。”凝望着王梓汐,心中幽幽暗想:“怎么说遗憾,我不和你一起走遗憾什么?是因为你没有人陪,要一个人在寒雨中,踩着冷水,孤单的回家么?可是你怎会这样想?我为何要这么想?
(当代琼瑶……我眼神再度死了……)

只见王梓汐撑开了伞,刚走几步,就转过头笑盈盈的说:“昔泠,我不是告诉过你叫我梓汐吗?记得哦!”然后轻轻快快的走了。
(我真他X的犯贱…‘可是我怎会这样想?我为何要这么想?’……)

可在龙昔泠看来,不管叫别人什么又有什么区别。

王梓汐看似快乐的步伐总是有些不自然的。看看身边一群群的学生,大多不也是在一个人走吗?走在寒雨中,走在尘风里,唱着歌,踏过冷水去。

(我踩着看似快乐但是总是有些不自然的步伐在寒风中唱着歌走在尘风里……谁踩得出来啊!!)







“齐青诚,你别说了人家昔泠都不舒服了。”是王梓汐的声音柔软的声音。
(你别说了~人家都不舒服了~)

齐青诚笑而不答

王梓汐又明媚的笑道:“齐青诚,我觉得你才确实没意思!”
(我像郭X明那样明媚着……)

“多谢多谢,谢谢夸奖!”然后哈哈狂笑,搞的班里同学全都转头,一脸诧异的注视着他。

龙昔泠也不禁蒙蒙地抬起头看着齐青诚,又想笑,又有些厌恶。摇摇头,自顾自天叹息着,王梓汐好像在和她说什么话,她不理。班里人一会看看齐青诚,一会看看自己,她也不理一阵冷风吹来,一阵冷风过去,一时清醒,一时朦胧

(“牛。”我心如死灰……)








王梓汐激动地扑上前来,抓住龙昔泠胳膊说:“昔泠,咱班来了个大美女~~!”

龙昔泠无奈的一闭眼,再睁开,然后一边轻轻用手拨开王梓汐的小手手,一边悠悠的说:“您小姐家的手能先松开吗?那个女生我来的时候看见了。”

王梓汐一听反而激动地将手抓的更紧了,抓的龙昔泠的胳膊钻心的疼。

龙昔泠急了,只说:“先拿开手啊!”王梓汐本来就是无心的,现在听龙昔泠这么说,很快便放开了手。坐了下去。

然后又探身到前面去,笑着说:“不好意思啊!你真的看见她了?”

龙昔泠正后悔说了她看见了那个女生。又听王梓汐问,没好气的硬生生的说:“嗯。”

“真的!”齐青诚和王梓汐一起说,两人都带着喜气洋洋的表情。龙昔泠心里一阵不舒服。

又听王梓汐如滴水般的说了起来:“在哪里看见的?她做了什么事?她叫什么名字?说了什么话啊?”说到这,稍微顿了一下,又说:“那个,她旁边有她的男朋友吗?”

龙昔泠本来还平平淡淡地听王梓汐讲话。可是听到最后一句话,猛地看着王梓汐,说:“你想什么呢?”

齐青诚也一惊,故意结巴着说:“王...梓...汐...I......服了...YOU......”

王梓汐却若无其事的扬扬明媚的脸庞,嘻嘻笑着说:“开个小小玩笑。”


(我…………)







突然,王梓汐轻盈的跑出了座位,直径径的跑到那个女生面前。龙昔泠吓了一跳,刚想叫住,却又没说话。只想:“我本不应管别人啊。”然后身上一软,左手支着头出神。


王梓汐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坐到女生旁边。打招呼道:“嗨!你好”

女生也幽然一笑,说:“你好。”
(此刻黛玉附体!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不是一个人!!)

“你是新转来的吗?为什么不先坐到前面?”那个女生的确只做到了最后一排的空位上。

“我是新来的。可是我不想坐前面。”说罢,也不看王梓汐,只侧侧脸以示友好
(……我原来就是这么一个谁都无视的龙套么……)

“你叫什么名字啊?”王梓汐用手托着脑袋,饶有兴头的问。

“秋冥絮。”

王梓汐默默念道:“秋冥絮,秋冥絮,秋冥絮。”

秋冥絮又拿了一张纸,用潇洒别致的字体,写下了秋冥絮三个字,又一边幽幽的说:“我生在春天夜里十二点,那晚又是落絮纷飞,月光很淡。所以我就叫这个名字。
(我也想有更卡酷一的名字啊!!)

王梓汐沉思了半天,见秋冥絮也正看着自己,于是,两人相视一笑。

“我叫王梓汐,做个朋友吧!”

“好。”

龙昔泠回头看了一下秋冥絮和王梓汐,看着他俩面带笑容,其乐融融,你一句我一言。心中一阵凄苦。怔怔望着他们,静止,再静止
(……………………我的心中一阵凄苦……心跳静止,再静止……那就死了啊!!!)

春天快来了吧!春天来了花儿开了吧?花儿开了,又落向何处?又落至哪里?是随水东去吗?是化为尘土,飞荡在天涯吗?但是,无人在意,再也无人在意......

(黛玉附体x2(扶额)……)






王梓汐招招手,笑着说:“昔泠,来,坐我旁边。”龙昔泠也淡淡笑了一下,走了过去

龙昔泠坐在王梓汐左边,但是龙昔泠的左边还有一个空位。她正瞅着那个空位出神,就见白墨走了进来,坐在那个空位上。龙昔泠下意识的往王梓汐那边靠

白墨旁边呢,便是“寿星”齐青诚了。他正坐在那里满面红光的说笑呢。齐靑诚是很想和龙昔泠另挨着坐的,无奈隔了白墨,也不好意思请求换座位。也就时不时望望龙昔泠,就挺满足了。

龙昔泠只和王梓汐说笑,其余的一概不理

(我……我扶正了……谢谢斯巴达!!)






最后说一句……此文的女主角……就是那个名字牛到乱飞一把的什么什么什么(你到现在还没记住啊!)来着的,纵观全文,我对她的评价就一个字:干……

搞毛啊?!

真的假的黛玉附体啊?!

干嘛动不动就“就让我当一个柔弱美丽孤傲清高多愁善感噼里啪啦的诗人吧,一个人……挺好!”你是WHO啊?!

我真的很想「哔——」「哔——」「哔——」「哔——」「哔——」啊!!

<--此人已经爆种爆肝爆炸小宇宙了……各位快点逃难……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继续阅读] 2012/11/03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