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学的话在乡下的妈妈桑是会哭的哟。

2009/03/01 15:37
 ——可惜的是我家妈妈桑屁颠屁颠地跑北京乐一乐去了。
 ——于是理直气壮光明正大地逃课中。


 最近的生活过得很SHOCK。SHOCK到连上床(染仔你YD了…)前都要哼一段「噢玛丽玛丽贝贝轰」。

 2月7日晚——就是最后一篇日志更新那天——就是狐受生日那天——就是寒假最后一天——在家敲电脑的时候爹娘回家了,然后演讲一番大致就是「不好好复习天天玩电脑上学期名次退步这么多现在一点都不用功我看你明天开学考怎么办!」云云。
 听烦了就干脆关电脑回房间打手机游戏去了。然后娘亲锲而不舍的跟进房间,刚好狐受的短信发来,我就回了一条过去,被逮了个现行。又听娘亲在旁边说一些特逼我的话,又是拿上学期的成绩说事儿。我也就一直摆弄手机懒得理她。
 她越说越亢奋,忽然一句「你说说看你自己在这个家里到底有没有用!」砸过来,我愣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了,就拿起手机——因为她是翻短信狂人——就跑卫生间里自己呆着去了。
 他们在门口说些有的没的,娘亲说我不思进取,整天就知道发短信,对她的话听不进去还跑到卫生间继续跟别人发短信,就堵在门外吼我出去。之后大概流程就是缴手机——骂几句——赶回房间。
 「他们是傻缺到不知道我躲卫生间里哭呢吧还是喝高了呢啊。」惟一感想如上。
 第二天我顽强地考出了班里第七(班里前进十一名,段里前进三十名-__,-)的成绩还是让他们之前的长篇大论都打包袱走人了——但是他们一口否定昨天的种种人身攻击让我的人生忽然变得很忧郁。

 二十天之后——也就是前天——也就是周五晚上——和玥仔出去了。然后看见了异常劲爆激烈的场面,以至于至今仍记忆犹新。
 因为对当事人似乎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并且对我而言也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地方以及万一玥仔看见的话估计会重新陷入抑郁之中所以我就不阐述了。
 但即使你们看不懂我还是要说——那男人果然还是因为被女人搞痿了所以才那么憎恨女人的吧-_____________,-
 外加晗晗的骂街事件,我觉着这年头某些男人心眼真比屁眼还小(晗晗原话)。

 体育考短跑的时候老师开恩说可以跑两次,取成绩好那次的登记。第一次跑到半路发现一起跑的阿琪妹(飞人一个)不见了就顿了一下,结果发现她在老师发令的时候愣住了没跑,于是就留到下一回去跑了,结果我跑了8秒7……耻辱的成绩……
 第二次重跑时跑了7秒9。是全班女人(误)里唯二进入七秒的,顺便一句,另一个是飞了7秒8的阿琪妹(指!
 回家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是和大姨妈一起驰骋在跑道上挥洒青春的热血(够了好恶心……)与汗水的。

 于是两天之后和同学在体育课上打篮球,因为SD的缘故所以感觉全身热血沸腾,就一不留神骁勇地进了四个球(算很多了=______,-)。再顺便一句,我们队是俩女俩男,对方队是俩女仨男。我们队赢到都不想赢了呀~~未命名
 我的大姨妈对我管教得真宽啊……

 重看SD还是爱惨Mitchi了。在移门上自己仿街头涂鸦风涂了一句「三井寿,BASKETBALL」的字样,自己喜欢爆这幅作品了。
 但是第二天无情地被钟点工阿姨用抹布抹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冰清玉洁亭亭玉立(你疯了…)。这年头哪里找得到这么敬业的钟点工阿嬷啊,向您致敬。
 FUCK!!!!!未命名


 祝贺「鸦马戏」诞生,「扳手星球」安息吧……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哈哈那句和大姨妈在跑道上挥撒青春的热血…笑死我了!哎…想说俺的成绩都是班上的倒数来着…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