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行

2010/03/26 18:13
 所谓春游,就是体能训练升级版。
 七年级刚开学时军训拉练爬的步云岭,当时差点死在半山腰(痛苦的回忆呜呜呜呜呜呜),得以苟存后咬牙发誓“老子这辈子再也不爬山了嗷嗷嗷!”,结果今天的体能训练,我又很撒欢地跳着小碎步去了……(你是M吗是M吗是M吗?!)
 从学校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山脚,地方确实很漂亮(最煞风景的是我立刻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存在草稿箱中以防万一……内容是八字箴言:“爸爸妈妈,我爱你们。”……真的超煞风景啦!!)绿树合,青山斜,新修的五角亭怎么看怎么爱,一条长长的羊肠小道在山间蜿蜒,像是一直要通到天上。

 然后,五分钟后,我第二次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到了尽头。
 在来时路上因为有过一段狂奔(早知道就拒绝被W拖着去追赶她老公N了呜呜呜),所以体力有些消耗,但是马上就被补充满格(你是赛亚人么)的恢复情况让我有些…瞎。于是,我就昂首挺胸地爬上了那条山路。
 ……………………所以都说了你对自己的体力的信心到底是从何而来呀!!!(血泪
 登山日记vol 1:“脚抬不起来了。(依旧自信)”“脚抬不起来了!(惊悚版)”“脚抬不起来了……(奄奄一息版)”。
 原来打算在平一点的地方休息一下,结果发现似乎一路都是接连不断的阶梯阶梯阶梯阶梯…这时候53正好说:“别停下来休息,越休息越累。”于是我就放弃了生活的希望(……),面无表情地继续走……才爬了大概三分之一都不到,回头看时,“好高!”……房子都变成手机啦!还是LG的!忽然就觉得很有成就感(成你X!)然后雄赳赳气昂昂地继续向上爬。
 一路上大概有四个还是五个五角亭,是供登山途中的游人休息的。老子竟然一次都没有停下来过!(多么素爸拉稀!)很神奇,越向上爬越感觉呼吸平复了。结果到最后干脆双手插在口袋里,很休闲地爬上去,连喘都不喘一下!脚步轻快得简直可以当场跳一支恰恰……我我我我我是进化了么?!
 等到房子变成比火柴盒还小的时候,正好山回路转,便迂回进了看不见外景的深林里。四周全是树,稍一不注意,踩到阶梯(长约两米半)以外的地方就回摔下去(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而我是一路蹦跶上去的……(你到底有多HIGH!)
 空气很清新。越往上走就越冷。但是小外套因为在早上赶路中吃包子的时候汤汁流了好长一条在袖子上(……),发出让人“……”的微妙的浓重气味,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把它塞到了包里……(“人家好歹也是●克呜呜呜呜…”——毒气黑色小外套)好冷!(抖)
 山顶比想象中的容易抵达——虽然这么说,大概也是因为四面都是山和树,看不见地平线的缘故啦。往左走是一个类似于招待处的地方,有一个人工湖,旁边是高高的土坡。一群男生挤角落玩牌——还是游●王的!

 四顾之中,看见了相泽。
 衣装什么的还是他一贯有的风格啦。一眼就能辨认。他和一群男生跑去土坡上自HIGH,我故意绕开他,和朋友插科打诨。
 “我们也去那上面玩吧~”朋友很向往地说。
 向上看了看,相泽已经不在了。于是就很放心地拉着她的手爬上坡。压根没有所谓的路,有些地方还是黄泥,但是我爬得超HIGH。爬上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下面的人像是火柴棍儿一样,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用拣来的竹枝在黄土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另外两人一起拣起小石子往下丢,在比谁能丢到土坡脚以外的招待所里。试了好久,手臂都快丢出去了,勉强能够丢到土坡脚啦。好像小学生一样的感觉。
 然后玩累了就跑下坡(另外两个人十分冷静地看着我刹不住车而差点滚下去……),正好相泽他们又上坡来——其实不是“正好”,我依旧是故意避开。连两个人同处一地都觉得尴尬,忍不住想要逃开。他大概也是感觉到了。
 大家一起拍照。因为母上带着相机去旅游了于是我只能默默接受被无数女人(泪目)偷拍的命运。一开始大家说来两个人拍合照,我被拉上时坚持以我那英俊潇洒的后背对着相机;然后因为气氛很热烈,于是就答应转过身来——然后用手挡着脸;最后,因为气氛是实在是太热烈了,于是我特别特别欢快地到处拉人和我照合照……what??!!被拍照大魔王附身了么我?!

 下山路。又是来时的一条分岔路,路过相泽身旁毫不犹豫地拉着Cybee选择向右。结果走了几步的时候听见背后传来他的声音。借故回头张望,果然有他的影子。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小开心,像个BAKA一样。
 走了一段时间以后又到了那个满目豁然开朗的地方,一览众物小的感觉赞到整个人都很愉快,于是一个人留在原处用手机拍下来作留念,让Cybee以及她夫婿先行走了。一个人走也挺开心的——我本来就是特别喜欢一个人独处的家伙——接着低头发彩信的时候,相泽从左边走下。
 他距离我大概是三四级阶梯的样子。我一直不紧不慢地下山,他也始终踩着这样的节奏。然后似乎是他的朋友有些什么事,在几级台阶之上让他等一等,于是他就转过身了来——我从他与旁边人的夹缝中,侧身走过。
 总有一种很久违的感觉。
 因为感冒,时而吸着鼻子,声音也干涩起来,喊着走在前面的朋友名字的声音,听起来是刚从啜泣中缓和过来的一样。
 在山脚集会的时候,瞥眼就看见他拿着相机也在到处乱拍。局促地收回目光,发现几个女人(…………)正拿着相机对一脸呆样的我按下快门,于是反应敏捷地捂住脸。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眼神偶尔交汇也是若无其事地顺方向扫到其他地方。
 尽量不在有对方在的地方驻足。
 来时路上,他一直走在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然后我就拉着朋友飞速跑远。
 n-o-t-h-i-n-g.


 你说我怎么还没忘记你啊。
 都特潇洒地说过“没了喜欢的人,心都轻松了”这句话了。
 我怎么就心口不一了呢。

 “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