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好不好。

2010/01/16 23:45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呢。
 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数字在不断变化。
 你还好不好。

 你的QQ在我这里的时间是永远停在了四年前。
 是被盗了,还是太蠢到忘记了自己密码,你很久以前解释着,我听着听着,想着想着,也就忘了。
 向Lee打听你的新QQ,得到的回答是“他太久没上,所以删了”。
 向阿Y旁敲侧击,他很爽快地给了,可是你却很可恶地设成了要回答正确问题才能加你好友的条件,所以我对着那不知所云的“R.y”发呆了很久,最后还是放弃了。
 你还好不好。

 我也不是经常想你,我毕竟没有那么矫情。
 只是在无聊到快要用脚趾头掐自己的人中的时候,才会忽然记起你的样子。
 总是挺得直直的腰板,海胆一样的发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还有你经常穿一件灰色打底,橘色镶边的外套,还有黑色的运动裤。明明是不爱运动的人。
 你背着包,每天都在那个十字路口前的公交站盘旁站着等车。
 你看,我都还记得。
 只是光线已经太模糊。

 我很好。
 即使没有你每天一颗泡泡糖的小便宜可占,我还是过得很好。
 你也不是特别重要。

 那回我打了你电话你知不知道。
 是为了我生日的事,正打算要邀请你呢。你姐接了电话,我说我找你,然后她就在电话那端高声喊着你的名字。
 我听到你接起电话的声音,你却始终没有说话,于是我也很配合地顺着你,没有说话。
 漫长的沉默过后,你还是挂断了电话。

 那天我在放学后一个人去四楼上卫生间。灯坏了,亮不起来。每次修好的第二天都会诡异地又坏了,并伴随着越来越响的谣言,于是这个偏僻女卫生间里的灯很快就被后勤部放弃了。
 我在上楼的时候,他刚好从三楼的男卫生间里走出来。而当我下楼时,却发现他也站在半级楼梯上。他低头不知道在看什么,我瞄了他一眼,他也刚好抬头看了一下我,当我走过他身旁时,他也转身与我一起下了楼。
 说没有欣喜的心情都是假话。
 忍不住地想笑。
 然后我依旧一个人放学回家,途中却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我接起来,“喂”了几声,对面却是满空气的沉默。
 忽然就想起你。

 你学习不好,性格不算特别开朗,在班里也不是很引人目光,能抓着别人话里的破绽开一句犀利的玩笑。
 你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会天天给我带一颗泡泡糖揣在口袋里,却都要我向你讨要才给。有几天我忘了向你要,一天放学你路过我身旁时我忽然记了起来,扯着嗓子隔着人堆朝你讨债,你面不改色,从口袋里掏出了糖抛向我。
 你是我最最最最铁的朋友,尽管我们平时也不是那么喜欢在一起打滚。
 你称呼我都省略了姓,我也直呼其名地叫你。
 ……

 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我很好。
 我有了一个蛮喜欢的家伙,戴着黑框的眼镜,属于不怕冷种群。
 我有了几个能一起插科打诨的哥们,虽然其中之一在八天前为了他爱吃醋的娇妻而毅然决然地吼了我几句,然后我们现在属于全当对方是个屁的冷战期。
 我的成绩进进退退,也还是过得去的。
 我看起来肥了好多,但是但看体重秤也不是特别特别刺眼。
 我戴上了眼镜,黑框的。
 ……

 我们是好朋友。铁的比不上,是银的金的钻石级的。
 却彼此活在用过去式描述的句子里。

 你,还,好,不,好。

 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