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

2009/11/15 22:01
 头好痛……吃中饭的时候一边咀嚼,一边感觉从太阳穴上接收到的阵阵来自喜马拉雅山脉的呼唤电波:“天灵盖开了哟,天灵盖开了喂……”

 噢屎特!!dasd.jpg



 冬天来了……居然重了4K●(你在这个位置打不打「●」都无关紧要的吧……)
 站上体重秤的一刹那,我听见了来自天堂的串串银铃般的笑声,眼前陡然出现了一位白发长须的长者的慈祥面容……

 噢屎特!!dasd.jpgdasd.jpg



 周二的时候校篮球队训练,我在体育场里摔倒了……左腿膝盖承受着我全身5●KG(呜呜呜呜呜呜)的重量,以与“优美”隔了一道八达岭长城的姿态,重力加速度地KISS了那经久未洗的木质地板……

 TAG:那一日,我痛得死去活来。

 今天下午依旧校队训练,我用这残躯和队里那个高我一个头的中锋二号(中锋一号是我?)在篮筐下撞成一团……左边的膝盖撞到了……撞到了……狠狠地……于是我接下来几乎坐了一个下午的冷板凳。

 TAG续:这一日,我依旧痛得死去活来。

 噢屎特!!dasd.jpgdasd.jpgdasd.jpg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周,我的眼镜……断腿了。于是……又花了2个小PINK去换了一个新的镜架……

 目前日程表上第一位列的是去写本书,就叫做《我与眼镜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眼镜的诅咒》……(哆啦B梦任意门之眼镜君你在何方:大力HIT我!

 噢屎特!!dasd.jpgdasd.jpgdasd.jpgdasd.jpg



 昨天的事其实很简单……就是A喝醉了,把火腿放入锅中加热却后置之不理,结果差点导致整个房子着火——最后在火星子乱喷蒸气快让人以为这是在雾都的时候被B抢救过来了。

 然后我和我妈吵了起来(虽然是我单方面的……),我火得连晚饭都没吃(就算当场坐下迅速低头扒饭也来不及上补习了啦……),从桌上拿了早上吃剩下来的包子——冷的,穿着两件衣服就出了门,去上语文补习。

 结果是,我体会到了古时广大劳苦人民的饥寒交迫之感……还是走着回到家的。走啊走啊,就觉得浑身上下一点都不冷了,反而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渐渐涌上心头……啊,我看见了奶奶……(不要诅咒还建在的老人呀!!)

 事后,A某选择性失忆了……


 噢屎特!!dasd.jpgdasd.jpgdasd.jpgdasd.jpgdasd.jpg





番外篇:
 有一天,小明正在听呣噗五,然后被丁丁一把抢去:“啊哈哈给我看看你都在听什么~”。丁丁看了里面的音乐列表:

 《大海》——
 丁丁:(看小明,看歌名)……
 《新不了情》——
 丁丁:(看歌名,看小明)…………
 《滚滚红尘》——
 丁丁:(看小明,看歌名)………………
 《路过蜻蜓》——
 丁丁:(看歌名,看小明)……………………
 《雨一直下》——
 丁丁:(看小明,看歌名)…………………………

 最后,丁丁沉默地放下MP5,消失在了那遥远的远方……



 噢……噢你个头呀!!刀口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