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不老。

2009/06/27 20:31

 因為考試三天不歇的緣故,當我知道MJ逝世的消息時,已經算得上是山頂洞人般遲鈍的時候了。
 於是世界上又少了一個能直擊人心的聲音。
 逝者如斯。這是熱鬧過,喧囂過,冷清過的生命。
 這是奇跡。

 說來,我並不是MJ的CRAZY FAN。但卻近乎偏執地喜歡著《SMOOTH CRIMINAL》與《WE ARE THE WORLD》很久了。
MJ的聲音是高亢且帶些沙啞的。在《SC》這首歌中,MJ的聲音與節奏融合地天衣無縫,唱出了一個可怕的犯罪。MJ反復唱到:「Are You Ok, Annie? Annie Are You Ok? So, Annie Are You Ok」一點點地侵入了耳膜。是個極易打動人的聲音。
而《WE》的旋律是溫柔且堅定的,一字一句仿佛蘊含了這個世界所有的信仰。最初聽的是合唱版的,後來在網上找了MJ的獨唱版,驚為天籟。他的聲音是那麼乾淨,堅信不疑地唱著「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如同隨風潛入夜的細細小雨,澆灌著那一顆顆乾涸的心。
 他是奇跡。

 而他的一生就像是一張白紙。先是最初有人在上面落了輕描淡寫的一筆。再是第二筆,第三筆……猶如潑墨。他再也走不出。
 他在夢想的路上越走越遠,世界與他也越走越遠了。無數的流言蜚語如高浪一般鋪天蓋地地翻卷來。猥褻幼童,植皮漂白,整容狂……他卻從未懼怕過。
 “自從我打破唱片紀錄開始——我打破了貓王的紀錄,我打破了披頭士的紀錄——然後呢?他們叫我畸形人,同性戀者,性騷擾小孩的怪胎!他們說我漂白了自己的皮膚,做一切可做的來詆毀我,這些都是陰謀!當我站在鏡前時看著自己,我知道,我是個黑人!”奈何至今仍有不少黑人視MJ為民族叛徒。無論有多少人為他澄清,他患上的是典型的白癜風,他是被誣陷的……然而人言可畏,終是人言可畏。
 濃墨重彩,又何嘗是好的。

 在為MJ複出而欣喜不已的心情仿佛是昨天還留有的,卻忽然聽聞了歌者已逝的消息。我不信神,但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話,他定是個才華橫溢的劇作家。MJ的舞臺,終於在風風雨雨五十年後,正式落下了帷幕。
 有人事不關己,也定有人是悲傷著的。有人戀戀不捨,也必有人是嘩眾取寵的。無論如何,我只希望MJ能遠離塵囂,閒適寧靜地,隱居在雲端。逝者已矣,再多紛擾,都是無用的。何不讓他安眠,做個好夢?
 奇跡不老。

 晚安,晚安。
如果你害怕黑暗與寂寞,沒關係,我們會為你點上一盞燈,在無數星河高懸的長夜裏與你共眠。你並不是孑然一身的。你的生命將永無天黑。


 晚安。
 晚安。

 GOOD NIGHT, MJ.



—— 染白
2009. 06. 27


砂时计。

2009/06/12 14:06
 大雨将明明只有几步之遥的你的世界洗刷得有点发白了。
 不想再去追赶的背影,释然下来的心情。
 或许你在这里,也仅是这样的角色而已。「路人ABCDEFG」,下一句自然而然地接上「满天都是小星星」。以前说过的笑料,也已经被大雨磨成苍白的记忆了。
 无所新事,无所事。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

 做数学作业时四道选择题全灭。被同桌嘲笑了好久。
 兴奋地计划着假期的集体活动,可是每每都是落空。
 语文成绩在称霸全段(一次)之后迅速落潮了。
 又吃了几天的快餐,见到彪将军几乎要呼出「干爹」。
 早上吃了一个蛋黄派,第三节课还是会饿得死去活来。
 刘海已经很长了,遮住了眼睛也懒得剪。
 ………

 大雨之后不过是天晴。
 在这再琐碎寻常不过的生命里,没有你。

无解。

2009/06/05 22:48
 说句真的:我不信。

 你也好,她也罢,都成了负累了。
 大概我从你身上乞求到的唯一是明明不开心还能以假乱真地笑出来的绝技。

 大概是一个月前,还因为这件事,靠着玥的肩膀小哭了一下。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轻拍我的背,一直拍、一直拍。
 其实我原本只是想靠一下的。可是她一拍我的肩膀,我就忍不住了。
 得了我们真的耗不起。累了对谁都没好处的。
 或者耗不起的从来都只有我一个。

 「明明就在你身边啊。」
 所以还要让自己变身成天衣无缝的开心。
 你知道么。
 「为什么却离你那么遥远呢。」
 你大概是不知道了。


 居然因为这种无聊而肤浅的事情而进退两难。
 不知道如果某人知道,我因为她而辛苦忍耐了将近两个月自己的情绪的话,会作何感想呢。
 她会难过、吗。


 「不是好朋友吗?」
 所以只能尴尬地卡在这个艰难的位置,勉强支撑起整部乱剧。
 进退维谷,进退维谷。
 「是好朋友啊。」
 每次都在脑子里反复说着「怎么办」「要怎么做才能两全其美」云云,已经问得累了倦了烦了不知所以了。
 
 
 就像是失足陷入一片浅沼之中。
 明明是那么浅,却始终不能做到全身而退。只能长久地、长久地困在那里。不会再深陷了,可是也无法逃脱出去。
 于是所做的一切所想的一切所说的一切都成了困兽之斗。
 
 你说我还能怎么样呢。
 除了挣扎到竭尽全力来抽身以退,我还能怎么样。

 【 但愿绝望和无奈远走高飞。 】


 「进是不快乐,退是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