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破楼兰终不还。

2009/04/01 18:53
「WANT ONE」
叫我吃钱工具一号。



「TO TWO」
爸妈同意了改名。
我同意了转学。
其实心里是想反正就算我不答应「转学就让你改名」的条件,他们最后还是会把我搞到杭州的学校去。再说去杭州对我也没什么坏处,也是时候该消消我的惰气了。
那就转好了吧。



「THEATER THREE」
问了问身边几个人,终于发现俩可以陪我一起转的家伙了。万岁、万岁。
不担心自己会跟不上。
不担心会不能独立地生活下去。
不担心没有朋友没有人理好似鹤群中的鸡(呸呀)。
百分百信任你,梓洵。
只是…。



「FOR FOUR」
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
市侩、粗鄙、俗腥。
想要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眉毛一挑睥睨道老娘就是爱钱那又怎么样。但是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担心会因为这种被圣人视为粪土的东西而让父母很累。



「FLEW FIVE」
视金钱如粪土的人,难道可以拍着胸脯问心无愧地说一直以来自己是用粪土活下来的么。
那么请「视金钱如粪土」的圣人们啊,撒给我这等愚民一些粪土当化肥吧(……呜呕)。



「SAY SIX」
给茄子大叔发短信的时候,提到了转学后就不能带手机的事,然后他很闪亮地用将来时态·大学生的面孔说了不用想我。
SHIT好想当面啐你一口……。
晚上跟狐狸扯了半天关于自己的担心,结果被一句「等你上大学的时候=-=我都当妈了」把所有泛着青春的忧郁泪花的感情都笑喷出去了。然后她又很SEX地说「或者再过两年再生吧。没孩子好办事。」
——「到底是办什么事啊阿鲁!」
——「(羞色脸)就是你想的那些事啊阿鲁。」
闪亮一下的茄子阿伯(1字头)与散发着母性光辉的狐狸阿嬷(2字头),到底应该先啐哪个。

拱手江山三万、稽首拜苍天,但求降圣人为吾指点迷津。
“呸呀!”



「SAINT SEVEN」
何必想那么多。
反正最后还不是难免要跌碰。



「ELEPHANT EIGHT」
你是会表演马戏的蚂蚁。
西装革领光鲜靓丽却连沙砾都搬不起。



「NIGHT NINE」
如果这里是战场的话。
天才都是杀人狂。



「TANK TEN」
“水箱蜉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