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Y的同时也要认真思索全人类的未来。

2009/01/31 22:34
 看见狐伯的图了,产生了一种「我在照镜子」的错觉…TvT于是决定要回礼!回礼的话还是干脆一起回得了啵(be)了(够了这个语气词好恶心…)

 顺一句便…NY礼物只有同萌会的米那才有,内务府的各位是没有的…=-=至于为什么的话,因为:我废了。><

 以上!默默放图……]1$D)S(~TVQ90)3}3)$TPD

**********************************************

 和蔼的局长爷爷好人的(这不是在发卡)。因为是第一张所以很认真……结果它对我造成的HP急速降低也直接导致接下来几张的越来越烂糊= =(屁个哦自己树懒就不要找借口啊大力金刚指——!)。


 萌狼大人!在下会被文字迅速萌杀TvT少年病!


 狐伯=V=。想说的是:看,我真的是废柴……


 刷君的连。其实我看《地狱少女》70%是为了看连的变装秀来着TvT…这只女王受很爱!


 西斗的葱娘……葱娘爱!其实我还是比较爱镜音双子=V=


 真·死完无双。
**********************************************
 六张全通关了以后有一种驾鹤西去的感觉…反复叨念「没从电脑穿越到便当领取处真是太好了…TvT」

 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会再想碰PS了!不过这是木达达的……因为这期X的几篇稿子动都没动——!未命名

 从痴汉队伍壮大、腐宅生物占领地球、FZL大魔王莅临指导这些事情来看:地球毁灭应该不远了。哟西!未命名

文森特的画笔。「《X元素》·VOL.20·扳手星球」

2009/01/24 14:35
 对于神明的信念。
 我们一生之中有个时期,会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好象都是错误,而且对于所有的事物都不感兴趣。所谓万念俱灰,情思枯槁。我觉得这好像具有几分真理,你以为这份感情应该早日扬弃吗?我怀疑这也许是,叫我们深信在心中,而很快地等着好结果的一种“对于神的憧憬”心理。
                             ——文森特·梵·高。

 某天做了一个梦。
 和陌生的脸在一起站在平行线上走了很久,然后手机震动起来,接了以后是Abo的声音。他在那边有些慌张地叫我赶快过去他们那里,快到他们那里。我也慌了,连连问怎么了怎么了,可是彼端却传来挂断的声音。
 第一反应是Lee他们出事了,握着手机急得什么也说不出来。陌生人看了我很久,然后忽然说“原来我们对你一点也不重要”,转身跑开。我怔了怔,也转身跑了。
 脑袋里充斥着“他们在哪里”“到底出什么事了”“不要有事啊”,一直跑,一直跑,明明连想要去哪里都不知道,可是却能够被感觉带着在人潮中坚定地朝某个方向奔去。心里只想着,我要见到他们。
 醒来以后,心里那种迫切想要和他们见面的想法还是不断膨胀,然后才发觉「陌生人」原来是现在的身边的人。再过几个星期,我从Eve口中得知,Lee他们辍学了,正式成为了人们口中所不齿的市井小混混。一瞬间有愣神,可是我已经学会了用轻描淡写的“哦,这样”来应对。

 他们是怎样的人。
 从小学时候就显得很张扬,会装酷耍帅,其实很搞笑。记得有次和Sunday打了一场,理所当然是我惨败了(……),之后还是和之前一样会在一起调侃一起聊天一起笑,然后不久班上又有俩人大打出手,我啧着嘴说啊看到他们就想到了不久之前惨败的我啊,Sunday呆了一下,然后摆摆手说好啦那时候是我不好对不起啦。我也呆了一下,那是我记忆里他第一次和我道歉。
 Lee其实是我很佩服的人。居然能在一个暑假里把「冬瓜」(对不起大哥我错了…)变成「黄瓜」(……),并且之后一直「黄瓜」(………)着。以至于在那次开学典礼上我指着他的背影很迷惑地问同桌“我们班又来插班生了?话说今天Lee怎么没来。”然后依然「冬瓜」的Lee妹妹转过来Yan满面春风地说,“你认不出来啊?那个人就是他啦!”他像是听见了,转过脸来嘿嘿地笑。
 我有种石化的感觉。背景音乐重复着「那尼?!」……
 加入校篮球队的那会儿,全队就我一人有女用球——爱称Lily,所以作为比赛专用球,它显得格外牛气。一次训练的时候,Lee和Duck抢Lily玩(……囧……),我夹在他们中间蹦来蹦去都抢不到。眼看着Lily被挖墙角的我自然而然愤怒起来了,因为似乎那段时间我怨念很足,于是就很利落地收拾东西走人,接下来的训练也一并无视了。
 Lee和Duck立马抛弃了Lily,飞奔到我面前,然后在塑胶跑道上哐当跪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对不起啊~小的错啦~原谅我们吧~”然后配上呜呜啜泣的声音。我大脑当机三秒后,笑得很夸张。他们仍旧跪着,和我一起笑。

 崩坏没有那么快。
 上一次和他们去KTV大概是半年前Lee的生日。我被夹在一大堆混混中间很僵(特别是当其中一个还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贴着你的腰睡觉的时候…)他们唱了几首歌,走了几个人,便开始提议干脆来跳DISCO。被迅速打开的闪光灯下是我无比囧的表情。
 Lee走过来问我还习惯么,我笑了一下说还好,就是眼睛刺得难受,还不如听他们唱歌呢。然后他也笑了,说“哦,那我叫他们关掉好了。”他关掉闪光灯,停止了吵闹的音乐,于是那堆人面兽心(……)的家伙又迅速恢复到了半死不活的状态。我起身说,你们继续好了,我出去看看电视放松一下眼睛。
 我在那个晚上觉得他们没有变。我很庆幸这样。

 还是越来越远了。
 换了一个手机以后他们的号码全都不见了。
 QQ上即使都在线也想不到要说什么。
 放假了想说“什么时候一起出去疯”也只是想想而已。
 当我在为考试而温书的时候,他们在游戏厅里吞云吐雾。
 当我在和初中的副班长进行无比纯洁的对话的时候,他们在一堆「同类」中大打出手。
 当我在家里自己拿剪刀修头发的时候,他们在理发厅里把头发染成金黄色。
 尽管倔强地不愿承认,但我还是和他们越走越远。像是相交过后的直线无限延伸向彼此的明天。

 间歇性精神错乱。
 文森特在麦田里恍惚开枪。
 黑色的乌鸦扑着双翅逃窜。
 还在流血的左耳包着绷带。
 它听不见死神的刺耳嘲笑。
 ——“……砰!”
 世界和他越走越远了。
 他发觉原来手中不是他钟爱的画笔。
[文森特的画笔。「《X元素》·VOL.20·扳手星球」]の继续阅读

叛逆的·染发党。

2009/01/20 20:59
图不多不少但应该还算不少其实也不怎么多。

懒得开出来…
[叛逆的·染发党。]の继续阅读

How are your mother?

2009/01/18 01:17
「我到底是来领成绩单的还是来领便当的?」在学校里反复扪心自问了不下二十遍。

原本想借着期中时候的劲儿再冲猛点到年段前25的,结果一不留神就跑错马拉松道了(或者说投错六道了更好吧-__________________,-)跌到了84…]1$D)S(~TVQ90)3}3)$TPD

看成绩的时候顺带看了一下全班语文成绩。最耻辱的事情降临了:我比第一名差了整整十分。轻松地下了讲台,心里有哥斯拉内裤外穿用喷火踩踏拯救地球。(喂你神志不清了呀——!TAT)托她的福,我这两天心情就像夏天在公共厕所里放了三天三夜的腌黄瓜。

坐在教室里现场观摩语文刘喷口水,心理活动反复重复一句“Oh Shit!”以及“你二大爷的”。于是拿出手机,恶狠狠地,玩贪食蛇……(够了说出来好丢脸…)__1H0BM1~7]N7Q_8~DT$UA0

我的尊严无法忍受无能站在他人之上的自己。更让我感到世界真奇妙的是语文刘在成绩单上给我的评语中有一句。「鲜花和掌声永远属于你。」浑身起了猪皮厚的鸡皮疙瘩都不够形容我当时的欲仙欲死(误)。

SHIT!你他妈在讽刺我吧!反复瞪过去好几眼,脑电波也接收到了他在说「某些同学不用功,就在吃老本!」的时候往我这里瞪了几眼。OH SHIT!

成绩单上有一栏说是要写给自己的话,想都没想,提笔写上「铁甲依然在。」九州中毒太深…惟一希望的是语文刘不知道《九州》的存在…否则我很有可能因不上进看闲书而和他一起在办公室喝下午茶。

妈的,踩着老子的头爬上去的人给我听好了,我还没有死绝,我会在你们的尸体上跳着恰恰蹦跶上去的,洗干净澡了给我恭候着吧。OH SHIT!




828建吧五周年的,没什么感想,但是狐狸说要祝福一下也就画了。这是给我的阿纳塔们的,不是给那群NC LOLI的,反复进行自我催眠,否则真的会画到一半摔笔跑到一旁干呕。
OH S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