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行

2010/03/26 18:13
 所谓春游,就是体能训练升级版。
 七年级刚开学时军训拉练爬的步云岭,当时差点死在半山腰(痛苦的回忆呜呜呜呜呜呜),得以苟存后咬牙发誓“老子这辈子再也不爬山了嗷嗷嗷!”,结果今天的体能训练,我又很撒欢地跳着小碎步去了……(你是M吗是M吗是M吗?!)
 从学校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山脚,地方确实很漂亮(最煞风景的是我立刻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存在草稿箱中以防万一……内容是八字箴言:“爸爸妈妈,我爱你们。”……真的超煞风景啦!!)绿树合,青山斜,新修的五角亭怎么看怎么爱,一条长长的羊肠小道在山间蜿蜒,像是一直要通到天上。

 然后,五分钟后,我第二次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到了尽头。
 在来时路上因为有过一段狂奔(早知道就拒绝被W拖着去追赶她老公N了呜呜呜),所以体力有些消耗,但是马上就被补充满格(你是赛亚人么)的恢复情况让我有些…瞎。于是,我就昂首挺胸地爬上了那条山路。
 ……………………所以都说了你对自己的体力的信心到底是从何而来呀!!!(血泪
 登山日记vol 1:“脚抬不起来了。(依旧自信)”“脚抬不起来了!(惊悚版)”“脚抬不起来了……(奄奄一息版)”。
 原来打算在平一点的地方休息一下,结果发现似乎一路都是接连不断的阶梯阶梯阶梯阶梯…这时候53正好说:“别停下来休息,越休息越累。”于是我就放弃了生活的希望(……),面无表情地继续走……才爬了大概三分之一都不到,回头看时,“好高!”……房子都变成手机啦!还是LG的!忽然就觉得很有成就感(成你X!)然后雄赳赳气昂昂地继续向上爬。
 一路上大概有四个还是五个五角亭,是供登山途中的游人休息的。老子竟然一次都没有停下来过!(多么素爸拉稀!)很神奇,越向上爬越感觉呼吸平复了。结果到最后干脆双手插在口袋里,很休闲地爬上去,连喘都不喘一下!脚步轻快得简直可以当场跳一支恰恰……我我我我我是进化了么?!
 等到房子变成比火柴盒还小的时候,正好山回路转,便迂回进了看不见外景的深林里。四周全是树,稍一不注意,踩到阶梯(长约两米半)以外的地方就回摔下去(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而我是一路蹦跶上去的……(你到底有多HIGH!)
 空气很清新。越往上走就越冷。但是小外套因为在早上赶路中吃包子的时候汤汁流了好长一条在袖子上(……),发出让人“……”的微妙的浓重气味,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把它塞到了包里……(“人家好歹也是●克呜呜呜呜…”——毒气黑色小外套)好冷!(抖)
 山顶比想象中的容易抵达——虽然这么说,大概也是因为四面都是山和树,看不见地平线的缘故啦。往左走是一个类似于招待处的地方,有一个人工湖,旁边是高高的土坡。一群男生挤角落玩牌——还是游●王的!

 四顾之中,看见了相泽。
 衣装什么的还是他一贯有的风格啦。一眼就能辨认。他和一群男生跑去土坡上自HIGH,我故意绕开他,和朋友插科打诨。
 “我们也去那上面玩吧~”朋友很向往地说。
 向上看了看,相泽已经不在了。于是就很放心地拉着她的手爬上坡。压根没有所谓的路,有些地方还是黄泥,但是我爬得超HIGH。爬上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下面的人像是火柴棍儿一样,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用拣来的竹枝在黄土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和另外两人一起拣起小石子往下丢,在比谁能丢到土坡脚以外的招待所里。试了好久,手臂都快丢出去了,勉强能够丢到土坡脚啦。好像小学生一样的感觉。
 然后玩累了就跑下坡(另外两个人十分冷静地看着我刹不住车而差点滚下去……),正好相泽他们又上坡来——其实不是“正好”,我依旧是故意避开。连两个人同处一地都觉得尴尬,忍不住想要逃开。他大概也是感觉到了。
 大家一起拍照。因为母上带着相机去旅游了于是我只能默默接受被无数女人(泪目)偷拍的命运。一开始大家说来两个人拍合照,我被拉上时坚持以我那英俊潇洒的后背对着相机;然后因为气氛很热烈,于是就答应转过身来——然后用手挡着脸;最后,因为气氛是实在是太热烈了,于是我特别特别欢快地到处拉人和我照合照……what??!!被拍照大魔王附身了么我?!

 下山路。又是来时的一条分岔路,路过相泽身旁毫不犹豫地拉着Cybee选择向右。结果走了几步的时候听见背后传来他的声音。借故回头张望,果然有他的影子。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小开心,像个BAKA一样。
 走了一段时间以后又到了那个满目豁然开朗的地方,一览众物小的感觉赞到整个人都很愉快,于是一个人留在原处用手机拍下来作留念,让Cybee以及她夫婿先行走了。一个人走也挺开心的——我本来就是特别喜欢一个人独处的家伙——接着低头发彩信的时候,相泽从左边走下。
 他距离我大概是三四级阶梯的样子。我一直不紧不慢地下山,他也始终踩着这样的节奏。然后似乎是他的朋友有些什么事,在几级台阶之上让他等一等,于是他就转过身了来——我从他与旁边人的夹缝中,侧身走过。
 总有一种很久违的感觉。
 因为感冒,时而吸着鼻子,声音也干涩起来,喊着走在前面的朋友名字的声音,听起来是刚从啜泣中缓和过来的一样。
 在山脚集会的时候,瞥眼就看见他拿着相机也在到处乱拍。局促地收回目光,发现几个女人(…………)正拿着相机对一脸呆样的我按下快门,于是反应敏捷地捂住脸。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眼神偶尔交汇也是若无其事地顺方向扫到其他地方。
 尽量不在有对方在的地方驻足。
 来时路上,他一直走在离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然后我就拉着朋友飞速跑远。
 n-o-t-h-i-n-g.


 你说我怎么还没忘记你啊。
 都特潇洒地说过“没了喜欢的人,心都轻松了”这句话了。
 我怎么就心口不一了呢。

 “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

“我是一个柔弱的女伦嗷呜~”

2010/02/12 17:05
 标题是骗人的。
 真·标题:与小说人物撞名的话就活不下去了啊KUSO!
 把几章看下来……我只想说,“天冷,为朕添衣”…………
 吾名(扶额)……
 郑重声明:我对该文作者及本文毫无意见!只是针对我的名字随便吐吐槽而已!
[“我是一个柔弱的女伦嗷呜~”]の继续阅读

全世界都梦游。

2010/02/09 23:34
 快死了喵呜~未命名3
 
 经过一度差点天窗,我们爱的小本本《水墨》他,他终于,终于把天窗率降低到40%了orz……(为何如此悲剧感)……
 未标题-1
 于是……就这样~!
 大力招人招人招人招人~写手,画手,GUEST,都来找我吧!~

 下面放部分预览文,不喜慎入嗯哼~
[全世界都梦游。]の继续阅读

你还好不好。

2010/01/16 23:45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呢。
 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数字在不断变化。
 你还好不好。

 你的QQ在我这里的时间是永远停在了四年前。
 是被盗了,还是太蠢到忘记了自己密码,你很久以前解释着,我听着听着,想着想着,也就忘了。
 向Lee打听你的新QQ,得到的回答是“他太久没上,所以删了”。
 向阿Y旁敲侧击,他很爽快地给了,可是你却很可恶地设成了要回答正确问题才能加你好友的条件,所以我对着那不知所云的“R.y”发呆了很久,最后还是放弃了。
 你还好不好。

 我也不是经常想你,我毕竟没有那么矫情。
 只是在无聊到快要用脚趾头掐自己的人中的时候,才会忽然记起你的样子。
 总是挺得直直的腰板,海胆一样的发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还有你经常穿一件灰色打底,橘色镶边的外套,还有黑色的运动裤。明明是不爱运动的人。
 你背着包,每天都在那个十字路口前的公交站盘旁站着等车。
 你看,我都还记得。
 只是光线已经太模糊。

 我很好。
 即使没有你每天一颗泡泡糖的小便宜可占,我还是过得很好。
 你也不是特别重要。

 那回我打了你电话你知不知道。
 是为了我生日的事,正打算要邀请你呢。你姐接了电话,我说我找你,然后她就在电话那端高声喊着你的名字。
 我听到你接起电话的声音,你却始终没有说话,于是我也很配合地顺着你,没有说话。
 漫长的沉默过后,你还是挂断了电话。

 那天我在放学后一个人去四楼上卫生间。灯坏了,亮不起来。每次修好的第二天都会诡异地又坏了,并伴随着越来越响的谣言,于是这个偏僻女卫生间里的灯很快就被后勤部放弃了。
 我在上楼的时候,他刚好从三楼的男卫生间里走出来。而当我下楼时,却发现他也站在半级楼梯上。他低头不知道在看什么,我瞄了他一眼,他也刚好抬头看了一下我,当我走过他身旁时,他也转身与我一起下了楼。
 说没有欣喜的心情都是假话。
 忍不住地想笑。
 然后我依旧一个人放学回家,途中却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我接起来,“喂”了几声,对面却是满空气的沉默。
 忽然就想起你。

 你学习不好,性格不算特别开朗,在班里也不是很引人目光,能抓着别人话里的破绽开一句犀利的玩笑。
 你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会天天给我带一颗泡泡糖揣在口袋里,却都要我向你讨要才给。有几天我忘了向你要,一天放学你路过我身旁时我忽然记了起来,扯着嗓子隔着人堆朝你讨债,你面不改色,从口袋里掏出了糖抛向我。
 你是我最最最最铁的朋友,尽管我们平时也不是那么喜欢在一起打滚。
 你称呼我都省略了姓,我也直呼其名地叫你。
 ……

 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我很好。
 我有了一个蛮喜欢的家伙,戴着黑框的眼镜,属于不怕冷种群。
 我有了几个能一起插科打诨的哥们,虽然其中之一在八天前为了他爱吃醋的娇妻而毅然决然地吼了我几句,然后我们现在属于全当对方是个屁的冷战期。
 我的成绩进进退退,也还是过得去的。
 我看起来肥了好多,但是但看体重秤也不是特别特别刺眼。
 我戴上了眼镜,黑框的。
 ……

 我们是好朋友。铁的比不上,是银的金的钻石级的。
 却彼此活在用过去式描述的句子里。

 你,还,好,不,好。

 Z。

一梦是江南。

2009/12/26 16:24
 凝灰成冢,化骨成灰。
 明房暗瓦,燕燕喳喳。
 太虚净,景亦明,墙外新枝杏花。
 青澈漾漾,一水绿似蓝。
 影下无人巷,不绝陌上桑。
 和春。沉夏。秋风肃杀。冬水汪湟。
 碌碌然,默默然,终是万生浮湛也。
 千年安过?
 不过一梦是江南。